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风凌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 惨胜!
    ">

    一声闷响之余,孟啸浑身是血,翻滚而出。

    一声咆哮,被洛大江踹飞的银狼再来扑来,恍如不要命一般的冲上来,咆哮着咬住了洛大江的左小腿,身上,脖颈处涌现出一道道一圈圈的风刃刷刷飞出,尽皆切割洛大江的身体。

    洛大江对这绵密的风刃袭击仿佛不觉,仍自狂猛的大步前行,此际却是带着小牛犊子一般的银狼往前走,银狼拼命的咬住其腿,身体努力后座;却仍旧被洛大江拖着拉着,在地上拉出来长长的蹄爪痕迹,七八根趾骨先后断裂,血迹斑斑。

    另一边,被洛大江一刀砍劈得踉跄后退站立足不稳的孟啸,身上红光崩现,却是左臂掉落;然而洛大江攻势仍旧未缓,犀利刀光又起。

    失了一臂的孟啸眼中闪过一抹绝望,整具身子却是陡然膨胀开来。

    与此同时,一股爆裂至极的沛然玄气以旋转方式包裹住他,那气团更是迅速往外扩张。

    自爆!

    他要自爆!

    洛大江乍然停住前进的脚步,右脚悍然抬起,砰砰砰……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连续踢出三十多脚,将咬住自己小腿的银狼踢成一片银色的飞灰,随即,手中刀脱手而出,直刺孟啸。

    此刻,孟啸的身子已经膨胀到极点,亦在洛大江脱手刀袭身之前,陡然引爆!

    四级巅峰圣者的极端自爆,威力岂同凡响,直有惊天动地之威!

    洛大江在踢飞银狼之后,脱手掷刀,脚尖蹬地,倒仰的身子贴着地面,趴着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疾射而出。

    巨大的bào zhà威能,衔尾而来,一道刀光,率先反射飞出,正是洛大江意欲反制之刀;一闪就飞出百十丈空间。

    而异常狂猛的bào zhà力,更是直接将洛大江的双脚炸飞,自大腿以下,尽是血肉纷飞,炸得粉碎,满目凄惨,但洛大江的身体此际已然飞出了足有五十丈之外的空间;两条腿虽然没了;但性命却是无碍的!

    他深吸一口气,任凭两条腿血流如注,径自从戒指中取出另一口刀,借力在地上一撑,残缺的身躯陡然飞到空中,大喝一声道:“我胜了!”

    比斗双方一者陨落,一者仍存,无论仍存者伤势如何,终究是胜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目睹了这一战的所有人半晌无声,满场尽是寂静,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这一场历时短暂,却是惨烈至极的决战,势必将永久烙印观战者的心田!

    是役,孟啸与银狼先后化为飞灰,死的不能再死,洛大江虽然还活着,却也身负重伤,若非是身处五重天天运的空间之中,这终身残疾,不良于行是逃不了的。

    败者败矣,胜者却不过惨胜!

    自爆,在规则之内亦是允许的技战术;若是对战者落在下风时自爆,将敌人炸死了;那就算是平局。因为是同归于尽!

    孟啸的打算没有错误。

    从第一次对拼之后,他就知道洛大江的实力比之前展现出来的程度更高,较之比自己高出一筹。即便是自己牺牲生命之火,将自身修为提升至比最盛之时还要更强的状态,纵然再加上银狼,仍旧不是洛大江的对手。

    现实的情况显然已经与昨晚商量的结果大大不同,胜负之数竟是倒反!

    所以他在极招失利之后,选择在关键时刻自爆,意图舍出自己的生命,拉着洛大江一起死,于这会而言,为门派争取一场平局便是最大的胜利。

    只要自己自爆,以自己摧尽了生命力,将修为硬生生提高了一筹的极端威能;就算洛大江已经臻至圣王级数,在这样的自爆攻击之下,也必然无幸。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洛大江从一开始上来就以伤换伤,宁可不要稳妥的胜利,宁可先让他自己受伤,也直接将他的胳膊切掉了一只!

    如此一来,他所能发动的自爆威能,因为肢体不全,而导致威力锐灭。

    再加上洛大江应对得宜,并不依仗圣王级数的修为硬抗自爆之威,第一时间便以极速身法逃逸,最终,只是双腿被废,性命却是无虞!

    这一局,端的是变生肘腋,兔起鹘落,只要稍多一瞬迟疑,战果便即改写!

    ……

    全场仍旧鸦雀无声!

    这一战,时间很短,但惨烈程度,却是众人生平仅见,惊心动魄。

    洛大江的实力,赫然已经超越了圣者四品巅峰,臻至圣王级数,这于在场众人的认知而言,已经是莫大震撼。

    然而在这一战中,不过五招之间,圣王重伤,四品巅峰圣者自爆,兽王强者银狼灰飞烟灭!

    不管是银狼,还是洛大江,还是孟啸,三者可都是至极的坚决,不存丝毫犹疑!

    此刻场地上,就只还剩下几颗银狼断裂的牙齿,犹自闪闪发光。

    一切,就已经结束,告一段落。

    失败者化作齑粉,胜利者两条腿尽去,还不算身上被风刃切割的支离破碎遍体鳞伤。

    这,这还是圣王级数强者之战吗?

    九尊府。

    江落落心痛得眼中泪花闪烁,有心上前关心,却勉力忍住了。

    “此一战,九尊府胜。”霍云峰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眼圈都红了。

    我的灵玉!

    我的财富!

    我的……

    我咋感觉……我……又掉进了这个坑里?

    这个洛大江……昨天所展现的实力不还是圣者四品巅峰么?今天怎么变圣王了?

    这……

    说不过去啊啊!

    难道他从一开始就隐藏了实力?

    这九尊府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怎地犀利至此,每次以为必败的局面,都会被其逆反,敢不敢败上一场,让爷乐一回行不行?!

    胜负宣布之瞬,回复光芒如期而至,洛大江与孟啸同时出现在场中;同时恢复状态;那头银狼亦随之再现,仍旧浑身银毛,精神抖擞的屹立睥睨。

    只是看向洛大江的眼神,却充满了忌惮畏惧。

    这个人类,怎地凶残至此……

    尽比我们玄兽还凶残,凶残得多!

    孟啸目光tóu zhù在洛大江的身上,定定的道:“你死了没?”

    洛大江平静的道:“还差一点,只是两条腿被你炸没了,算是留得残命。”

    孟啸长长叹息:“可惜,可惜……”

    一挥手,带着银狼落寞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