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蛮娇 > 章节目录 第204章 真是你?
    蛮老夫人看完气得脸色铁青,立即着王嬷嬷去人伢子处吧两人提了回来。

    “关进柴房,好好审审。”

    翌日,王嬷嬷早早的拿了两个人的口供给老夫人过目。

    蛮老夫人气得拍案而起。

    “合着这么些年,给养了个白眼狼出来,去把老大媳妇给我叫来。”

    王嬷嬷亲自去的抚衡苑,于氏却不在屋子里。

    此刻她正在于蕊的屋中,昨个蛮清悦回到府中,她才晓得于蕊不见了,本不给蛮清悦说话的机会,一个劲的说她白眼狼,早就瞧于蕊不顺眼,故意把她给弄丢。

    还是于燕瞧不下去,告知于蕊算计蛮清欢的事实。

    岂知于氏一个字都不信,还训斥于燕,说她凉薄,帮着外人污蔑自个的亲姐姐,都是白眼狼。

    不仅要逼着她们出去找人,自个还换了衣裳准备出门。

    正在抚衡苑中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于蕊从后门回来了,这才平息了她的怒气。

    还道她受惊了,让小厨房煮了燕窝给她。

    今个一大早又亲自过来了。

    “蕊姐儿你放心,这件事我必去老夫人跟前与你讨个公道回来。”

    于蕊泪水涟涟,“姑母求求您,别去了,没得老夫人又要说侄女我生事。”

    心里却想着于氏快点去,最好气死了老虔诚婆。

    不过于氏还没去找老夫人,王嬷嬷就找上门来了。

    “原来大夫人在表姑娘这里呢,正好也省得老奴跑两趟了,老夫人请两位过去。”

    于氏到没放在心上,反正本来就要找老夫人理论的,倒是于蕊不由得心念一动,挑了挑眉。

    这老虔婆不准她出抚衡苑一步,今个却主动着人来请她去正德堂。

    是那个人上门提亲来了吧

    想起昨日那人的温柔,每眼都不自觉的带了笑意。

    原以为这镇国将军府满府的锦绣膏粱,就已经是最好的日子了。

    昨日却让她晓得,真正的好日子,真正的锦绣高粱是个什么样。

    那满院子的奇花异草,多宝阁上放着的摆设,随手一件,都是珍品中的珍品。

    想着自个先前,还一门心思的想嫁给蛮老五,自个都觉得自个好笑。

    如那井底里的青蛙,不晓得井外的世界更加的宽阔。

    想到自个昨个的因祸得福,于蕊又不自觉的弯了弯唇。

    高声的喊着丫鬟给她更衣梳洗。

    又是扑粉又是描眉,光是一张脸就折腾了一炷香的时辰,等的王嬷嬷连连皱眉。

    却并没有上前催促。

    以为老夫人找她有啥美事呢,瞧她这打扮的,叫她先得意一会儿,这会儿越是得意,待会儿才会摔得越疼。

    如此想着,王嬷嬷的态度越发的恭敬小心了。

    别说是蛮老夫人,就是王嬷嬷都恨这个白眼狼恨的紧。

    好不容易等到打扮得光彩照人的于蕊走出屋。

    王嬷嬷眼观鼻鼻观心的走上去,恭敬道,“表小姐请吧”

    这条老狗仗着那老虔婆的势,从来都没正眼瞧过她,今个忽然对她毕恭毕敬。

    看来她猜的没错,定然是那人着人上门提亲来了。

    遂“哼”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在了前头。

    两个丫鬟也欢欣鼓舞,王嬷嬷可是蛮老夫人跟前的红人,不说姑娘们对她尊重有加,就连蛮二老爷都要郑重其事的喊一声“嬷嬷”。

    如今这王嬷嬷却对自家姑娘格外的郑重,想来必是有好事发生。

    昂首挺胸的跟在自家姑娘的身后。

    落于人后的王嬷嬷却扯了扯嘴角,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于氏懵着两只眼瞪着王嬷嬷,这情形不对呀

    古嬷嬷也是吃惊,这蕊表姑娘一向温柔小意,今个如斯傲慢,吃错药了不成

    众人各怀心思,目的地都是一样。

    走近正德堂,老远就瞧见大门洞开,院子的青石板地上挤满了家中的丫鬟仆妇。

    那跪着的两个丫头被众人挡着,于蕊根本没瞧见。

    心中不由得纳闷,就算有贵客上门,也不该是这阵仗,这死老虔婆搞什么鬼

    绕过满院子的丫鬟仆妇,廊下珠光玉翠,坐的都是府上各房的女主子。

    在瞥见地上跪着的两人,于蕊脸色一僵,瞬间就恢复如初。

    拿住了这两丫头又怎么样

    现下的她,已经不是那个死皮赖脸,也要赖着蛮家的于蕊了。

    识相的话,还能拿你们当一门亲戚,不识相,那就走着瞧

    想通了这个关节,于蕊越发气定神闲。

    甚至有一种,就是我干的,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快感。

    于蕊的两个丫鬟,看清场中情景后,只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不叫旁人看见其眼中的恐慌。

    亦步亦趋的,紧跟在于蕊身后。

    倒是不明所以的于氏,瞧着跪在场中衣衫破烂,满身血污的两人讶然。

    “不是叫人伢子给卖出去了吗怎么还在家里头”

    蛮老夫人一个眼神,柏彩将那两人签字画押的供词递给于氏。

    于氏瞧着那供词惊疑不定。

    “这,这,老夫人会不会弄错了”

    蕊姐儿怎会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人证物证俱在,于氏仍不相信,蛮老夫人恨不能,把她的脑壳敲开来看看,里头到底装的是啥。

    老夫人撩了撩眼皮,却没看于氏。

    “把这两个吃里扒外,背主的丫头拖出去杖毙,叫下头的人都看着,背主是个什么下场。”

    石榴和枣花连喊饶命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拿眼瞪着于蕊,叫几个粗壮的婆子拖了下去。

    而始作俑者的于蕊,连个怜悯的眼神都没给两人。

    “至于你”

    老夫人终于瞟了眼于蕊。

    “咱们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有能耐的大佛,收拾收拾,从哪来回哪去吧”

    声音中说不出的疲惫。

    于蕊却嗤笑一声,下巴昂得高高的,盛气凌人道,“记住你说的话,但愿别有求着我登门的那一天。”

    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如果说,以前还觉得镇国将军府是个金大腿的话,现在在她眼里就是根稻草。

    惊疑不定的于氏,犹豫了一下,抬脚追了上去。

    按着心口大口喘气,“蕊姐儿,蕊姐儿你同我说实话,这些事真的是你做的”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