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蛮娇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 水
    翌日,天刚刚放亮西戎军队又发起了一波进攻。

    不过很快就被城墙上的竹箭给压了下去。

    之后紧跟着又来了一波进攻,这一波进攻来势凶猛,就算城墙上的竹箭像雨点一样往下落,还是有很多的敌人爬上了城墙。

    在蛮清欢、邵劲等一众将士,众志成城的拼搏下,斩杀了个干净。

    时近晌午,西戎军那边又来了一波进攻,不过这波比之前一波,明显要士气低落了许多。

    然后双方鸣金收兵,各自回去用膳。

    蛮清欢这边刚刚拿起竹箸,百灵跑过来说出事了。

    原来,许多居民用过午膳之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腹痛症状。

    甚至有几个情况严重的当场死亡。

    蛮清欢放下碗跟着百灵来到现场。

    发现死亡的那几个人嘴唇黑紫,似乎是中毒的症状。

    百灵是个医者,比蛮清欢更加的敏感,此时已从衣袖中掏出针袋,拿了一支银针扎了下。

    果然雪亮的银针变得乌黑。

    那么问题来了,整个城中中毒者不下百十来人。

    据了解,都是用过午膳之后才出现的腹痛。

    每家每户吃的还不一样,怎么就同时中毒了呢?

    为了找到中毒的原因,百灵对这一百多个中毒者进行了调查访问。

    这边还没有调查完,那边就有紧急情况,报道了蛮清欢的案头。

    不仅城中的民众,经营已有五六十号的士兵中毒了。

    蛮清欢赶紧着人,把百灵给喊了回来。

    马云给这五六十人把过脉之后,确定与街上的民众的是同一种毒。

    写好药方去,药铺抓药却出了问题。

    中毒人数太多,药铺里的药全都抓完了。

    这可怎么办呢?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萧辰悄悄地拉拉蛮清欢的衣袖。

    两人走到无人注意的角落。

    “你还记不记得白神医曾经说过,我的血可能……”

    萧辰还没有说完,就被蛮清欢厉声给打断了。

    “不行!”

    瞧见别人投过来异样的目光,蛮清欢压低了声音。

    “先不说有没有效果,五六十人呢,你身上有多少血可放?”

    更重要的是让人知道了他的血可以解毒,极有可能给他带来危险。

    人们会不择手段的,把他抓回去当药人。

    就算身份尊贵,也许本国没人敢打她的主意,可别忘了周边还有虎视眈眈的虚荣和北狄。

    人家可不管你是什么王爷不王爷的。

    见少女第一反应就考虑到自个的安危,萧辰的心顿时暖融融的,可是他晓得少女,其实是很牵挂那些个中毒的士兵的。

    “你放心,我不会胡来的,我们先问一问百灵。”

    蛮清欢也意识到自个的行为有些过激了。

    放缓了语气,“我把百灵喊过来。”

    听完蛮清欢与萧辰的意思,百灵思索了一番。

    “殿下,您先把手指伸出来,我取您一滴血试试。”

    萧辰伸出手指让百灵取血。

    百灵用了一根干净的银针,刺破他的手指,挤出一滴血,滴在白瓷碟中。

    然后,将试过毒的那支,发黑的银针,蘸蘸碟之中的血液,竖起银针。

    让鲜红的血液从针尖开始,慢慢的向针尾行走。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血液走过的地方,银针的黑色慢慢的消失,顺着血液的流动,银针慢慢的光亮起来。

    真的有用。

    他的事真的可以解毒。

    萧辰脸上露出了笑容,面带喜色。

    重活一世,自个终于可以帮到她了。

    蛮清欢却是把百灵拉到了一边。

    “你老实告诉我,就那五六十个士兵大约需要多少血?”

    之所以先发制人的,把百灵拉到一边,是因为萧辰是百灵的原主,怕那个家伙与百灵串通好,对自个有所隐瞒。

    “一茶盏足够。”

    “只要一茶盏?”

    少女思忖,一茶盏倒不是很多,大不了放完血,多买点肝子、红枣给他补补血。

    正如萧辰所说,其实她还是很担心中毒的将士的,听的只需要一茶盏的鲜血,心里头立马就同意了萧辰的主意。

    “那个你打算怎么让他们喝?得找个合理的借口才好吧?”

    还是担心萧辰暴露了。

    百灵自然也晓得此事的厉害性。

    “姑娘放心,我会加入其他的草药。调制成药丸分发下去。”

    绝对不会暴露前主子的血,可以解毒的事实。

    为了保险起见,萧辰在蛮清欢的房间中取了血,百灵拿着血,直接在蛮清欢的房间里,和其他草药一起熬制成的药丸。

    分发给了中毒的士兵。

    然后经过半天的调查,终于查到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不管是中毒的民众还是士兵,都是用新取的河水做的炊饭。

    衙中有三口大缸,平时给士兵做饭都是用这三口缸中的水。

    因为昨个战事吃紧,没来得及将这三口缸添满。

    炊饭做到一大半,火头兵发现缸中没有水了。

    就去隔壁人家,暂且借了一桶水过来先用着。

    中毒的那五六十人,就是吃了这桶水做的饭。

    并且隔壁人家,全家都中了毒。

    经过调查证实,隔壁人家的水是今个上晌,刚刚从河中打来的。

    其他那百十来个人也证明,自家上晌,刚打的河水。

    然后又对未中毒的民众用水展开调查。

    随机抽取了五六十户人家,这些人家的用水要么是昨个的存水,要么是今个早上打的水。

    也就是说这个毒是下在水中的。

    蛮清欢与百灵一起来到河边,随便取了一瓢水,用银针一试。

    雪亮的银针立马变得乌黑。

    水中有毒。

    两人的脸色立即变得不好看了。

    要知道清河镇,整个镇子只有这么一条水源。

    从城外流进,一直环绕着整个镇子转一圈,再流出镇去。

    城中居民的饮水全靠这一条河。

    没有了粮食还能忍耐几日,这没有水喝,叫人怎么忍得下去?

    至于说打井,清远镇地下土层坚硬,地下水的水位很低很低,通常挖下去十几二十米,都不一定挖到水。

    是以整个镇中没有一口水井,除了这一条环镇而过的河流。

    城外西戎人的营帐中,一个看上去长相普通的士兵,半跪在地上向将军邀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