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捡漏 > 章节目录 3600 奇怪的汝窑
    或者是,通过卢芹斋开的拍卖行拍过。

    当时的卢芹斋在西方世界古玩圈里,那确实是扛把子执牛耳的人物。

    很可笑的是,这些假货赝品在世界各国存放了一个世纪,现如今又堂而皇之流入神州。

    老天利造出来的明代景泰蓝花觚通过徐文章落在曾子墨手里,就是最好的例子。

    新收的英伦玫瑰侍女打着伞规规矩矩的站在金锋旁边,黑色的圆帽已经在新主人的要求下存放在劳力士总店。

    现在的温蒂穿着一身白灰色的连体长裙,亚麻色的秀发已经盘成了公主头,上面还别着一个装饰性的灰色小帽,让她平添了七分的古典韵味。

    按照新主人的命令,温蒂还特意画了淡妆,这样才能配得上新主人在萨维尔街拿到的灰色羊驼西装。

    陪着新主人走了大半天来到这里,温蒂有些疲惫。脚下新买的高跟鞋不太合脚,让自己的脚后跟都起了水泡。

    但温蒂始终在坚持。因为这是契约的精神。

    还有那一块价值连城的腕表。也是自己奋斗的目标。

    “打起精神。我要去谈笔大买卖。”

    “做好侍女的本分!不要给我丢脸。”

    “坏了我的好事。你就得陪我装备钱。”

    听到这话,温蒂有些来气,呼吸又局促了几分。这个神秘的富豪男子简直就是个暴君。他一定患上了晚期的直男癌。

    他简直比最保守的老古董还要老古董。

    不过怨归怨,当金锋前脚踏进古董店的那一刻开始,温蒂立刻调整了心态。非常优雅收起了雨伞。默默跟在金锋的身后乖巧的做起了直男癌暴君最忠实的女管家。

    不过六七十平米的古董店店铺在这条街上并不算太小。期间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叫温蒂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不得不说,日不落帝国已经日薄西山,但他们收集的东西却是包罗万有。

    最多的,还是神州的瓷器。

    像这样的古董店,那肯定是要比跳蚤市场上的专业得多。能开在这寸土寸金黄金地段的店铺,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渠道和镇店之宝。

    古董店里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看店,穿着也是相当得体。

    干这行的,都有些几分眼力,也知道规矩。

    在金锋拿着烟灰缸闲逛的时候,女店员非常有眼色的并没有阻止而是冲着他颔首微笑,也不上前介绍,更没有去打搅。

    很快金锋就逛完了店铺,寸步不离跟在金锋身后的温蒂脚都站麻却不敢有半点表露懈怠。

    她发现金锋的眼睛有些特别,在看这些古董的时候非常的随意随心。大咧咧的穿梭在货架货柜之间,一边抽烟一边潇洒自如的抖着烟灰。

    时不时的,他还伸出中指弹了弹那些花花绿绿五彩斑斓的瓷器。那气质,那气势,除了跋扈和高高在上之外,还有令人心折的悸动。

    这种气势和气质就算是影帝也装不出来。

    他像极了书里面的一个人。

    基督山伯爵!

    一瞬间的刹那,温蒂眼睛亮了起来。似乎抓到了新主人的某些脉搏。

    就在温蒂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新主人冷冷高傲的一句话就浇了温蒂一瓢冷水。

    “什么?”

    “对不起您说什么。先生!”

    金锋沉着脸叱喝出口,温蒂顿时羞不可扼,迭声叫着对不起。随后叫来了女店员。

    跟着女店员按照温蒂的要求,将几件东西拿到茶几上让金锋过目。

    女店员拿瓷器的动作跟国内完全截然不同。她并不像在国内把瓷器放在手里,而是把瓷器直接递到金锋面前。

    直到金锋拿稳了再问询金锋过后这才放手。

    “这是汝瓷!她非常精美。”

    “这是粉彩的盘子,是我们从约克郡收来。已经一百多年了。”

    “还有这个,叫做天球瓶。他很像一个锤子。所以他也叫捶瓶。”

    女店员非常热情耐心给金锋做着介绍。她的言辞中并没有提及几件东西的具体年代。

    这就是日不落古董店的高明之处。绝不会告诉买主东西的真假,也不会告诉你古董器物的年份。

    真伪和年代,都靠你自己去判断。价格高低也随你的心意。

    汝瓷是新仿的,粉彩是道光的,天球瓶则是民国的。金锋也不吱声,反倒是从自己的西装内包里取出了高倍放大镜。

    这种放大镜是新产品。外圈自带led强光灯,而且还有紫外线光灯可以使用,非常方便。

    现在国内很多大专家们都用上了这种新式放大镜。紫外线一照之下,器物上的很多东西都会原形毕露。

    那女店员见到金锋拿出这种放大镜之后也是微微错愕,好好的站在那里静静看着金锋耍宝。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金锋才放下放大镜,指着那天球瓶说了两句。

    谈价花了不到五分钟,顺利把天球瓶拿到手。就在刷卡付账的当口,女店员轻声询问金锋:“先生,这种汝瓷我们还有其他颜色。带盖子的,您需要看看吗?”

    “哦?”

    “其他颜色?”

    “是的先生。他的颜色非常有特点。外灰内蓝。”

    “是吗?”

    金锋忽然拿起那个仿汝窑轻声问道:“是这种碗的盖子吗?”

    这句话立马将金锋的底细暴露得干干净净。

    汝窑碗还有盖子?这简直就是前古未闻。

    女店员摇摇头,比划着手势,又指着那仿汝窑说了一通。

    “好吧。我看看。”

    让金锋稍等片刻,女店员到了角落一阵翻找,取出两件东西回身向金锋走了过来。

    一刹那间,站在金锋身畔的温蒂猛地发现了自己新主人的眼神变化。顿时咯噔了一下。

    联想到早上这个人捡漏沛纳海手笔经过,温蒂暗地里吃了一惊。

    “这是一个漏!?”

    正如同女店员说的一样,这确实是一个加盖子的汝窑碗。

    标准典型的南宋汝窑碗的造型。撇口弧度很小,几乎垂直往下,到了圈足处才略略收束。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奇特的碗。

    他的颜色非常奇怪。整个碗的外壁为白灰色,而整个内壁则呈现出最纯正的天青色。

    从外壁看的话,这完全就是哥窑的翻版,器身上的白色短纹开片非常多,且细,且短毫无规则。

    他的内壁则就是完完全全的鱼鳞纹的开片。一片接着一片,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就像是冰块被硬物砸中但又爆开的那种裂纹,好看得得不了。

    东西拿到手的当口,金锋的五指如爪一样逮着碗壁,手心自主收缩。

    就算是现在发生八级地震,这碗也不会有任何损伤。

    女店员照着前例依然把碗平平递到金锋手里,直到询问之后才松手。

    照着原先的法子,金锋还是拿起放大镜打上紫光灯细细观察。

    看气泡是辨别真假汝窑的重要依据之一,玛瑙汝窑的汝窑气泡就像是棉絮一样,更像是月球表面上一个个的大坑。

    有的气泡在破裂以后会被釉水填充,变成一个个褐色的细菌斑点。

    不动声色看完这个外灰内青的汝窑过后,金锋又拿起旁边的汝窑盖子。

    这个盖子的颜色同样也是外灰内青。且盖子上的冰裂纹也几乎完全一致。

    金锋将盖子盖在碗上,却又发现这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对。

    一个吃饭的碗配上一个罐子或汤碗的盖子,这风马牛不相及的器物被硬生生硬凑在一起。

    这样的事情,两世为人的金锋还是第一次见到。

    碗是百分百的南宋官家汝窑。盖子也同样是汝窑。

    这个盖子是金锋见到的第二个完整的汝窑盖!

    绝世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