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玄幻小说 > 溺宠名流娇妻 > 章节目录 第799章 卧榻之侧
    “经过检测,发现他是之前就将毒藏在了牙齿里,只要一有不对,立马自杀,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个有备而来的专业杀手。”

    乔琦的面色越来越冷。

    脑海中,又浮现出对方开着车,不顾一切朝她冲来的画面。

    顾司乾注意着她的神色,提醒道:“撞死唐七七的,是之前的那个人,他的背景身从我们暂时还不清楚,需要时间去查,而你现在若是出去,就算你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说不定很快就会被他们抓住。”

    “到那个时候,你死事小,谁来替唐七七报仇?你要让她枉死吗?”

    乔琦狠狠一震!

    抬头,看着他,目光里露出几丝茫然。

    “那我应该怎么做?”

    “留下来。”

    他的手,忽然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带着一股重重的安定人心的力量。

    “你想要做什么,我陪你,你做不到的,我帮你,前提是你必须留下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乔琦的眼眸越发茫然。

    她看着顾司乾,有那么一刻,突然就不太明白这个男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她问道:“你不是一直很恨我吗?为了你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恨不得要了我的命,现在为什么又要保护我?你在图谋什么?”

    顾司乾的指尖有片刻僵硬。

    心底,有一些细细密密的东西升起来,令他无所适从。

    他微微偏头,错开了乔琦的目光。

    沉默片刻后,才说道:“你就当……我是在发疯吧!”

    乔琦:“……”

    最后,她到底还是留了下来。

    顾司乾说得对,现在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外面有两波人想要她的命。

    她的身上,一定还装着一些别的什么秘密,否则华人会的人不会拼尽全力的想要活捉她。

    而这些秘密,是顾司乾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她现在要么是赶在对方之前,找出自己的秘密,发现对方的目的,再各个击破。

    要么就是找到机会,抓住对方的把柄,然后想办法绝地反击。

    至于另一波人,到底是谁不顾一切想要她的命?

    她早晚会查出来的,只要她还活着,不管是谁,天涯海角,她也不会放过这个人。

    她会亲手将对方带到唐七七的墓前,亲手杀了他,以祭唐七七的在天之灵。

    乔琦留下来后,仍旧是住在副楼自己原本的房间里。

    林月儿原本听说她走了,高兴得不得了,后来听说她出事了,更加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再后来,就听说顾司乾把她救了,还把人带了回来。

    这也就罢了,反正顾司乾心里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全部都不是她能干涉和作主的。

    心里想着,人救回来了大概也是他一时不忍,对方总归是要走的,救了就救了,也没什么关系。

    现在却听说,顾司乾又将人留下来了?

    现在人已经回到了副楼的房间里?

    这是什么意思?

    他这是想要脚踏两条船,让自己和这个女人共侍一夫吗?

    林月儿大概根本没想过,依顾司乾对她的态度,以及自己和顾司乾的关系,根本用不上共侍一夫这样的词语。

    她只想到,顾司乾偶尔对自己表露出来的宠弱,以及,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他的女人。

    那么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酣睡呢?

    嫉妒的种子一旦在心里生了根,就再难忽视。

    林月儿想了好久,也想不出顾司乾为什么要将她带回来。

    一定是这个狐媚的女人使了什么手段。

    须知顾司乾虽然为人冷酷,可实际外冷内热,很重情义。

    两人毕竟曾经好过,听说还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即便后面闹掰,他心里对她或许还残存着情意也说不定。

    现在那个女人死乞白赖的住在这儿,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思。

    想到这里,林月儿的眼眸划过一抹狠厉。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必须做点什么!

    这样想着,她微微沉吟了一下,就转身往外走去。

    ……

    乔琦身上的伤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康复。

    腿上和脑袋上的就不必说了,光是断了几根肋骨,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下床的。

    因此,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卧床静养着。

    欧伯找来了这边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效果倒是不错,至少明面上的伤口,恢复得很快。

    不过再好的医生也不是神仙,据他推断,乔琦至少还要等半年才能完全康复。

    乔琦听了,心情很不好。

    顾司乾倒是十分满意。

    虽然,不想让她受伤,可也唯有受了伤,那个女人才能老实的呆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不由又想到了要杀她的那波人。

    眼眸微暗。

    说来奇怪,依他如今的权势,只要给他一点线索,谁他查不到?

    可是这次的事情却格外蹊跷,因为无论他怎么查,都只能查到那个司机那里。

    关于他身后的一切,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样,了无音讯。

    顾司乾的面色沉了下来,凝眉思考了一会儿,拨出一个电话。

    “秦越,去帮我办件事。”

    ……

    夜幕时分,华灯初上。

    乔琦因为养伤,在床上躺了一天,只觉无聊得快要发霉了,手脚更是因为长时间的不活动,而有些僵硬。

    吃过晚饭,她闲得无聊,怎么都不肯再睡。

    想来想去,也没办法出门,索性叫小月搬来一副飞镖,练习掷飞镖玩。

    这项技艺,她还是很小的时候,跟顾司乾学的。

    那个时候,她不过十三四岁,顾司乾比她大四岁,刚刚成年。

    有一次他在院子里投飞镖,乔琦见了,想学,顾司乾刚开始不肯,觉得她一个女孩子家,玩飞镖太危险。

    但乔琦却很坚持,除了这个,别的都不要。

    他被缠得没办法,只好教了。

    意外的是,对别的武器都不怎么擅长的乔琦,在接触了飞镖以后,却表现出惊人的天赋。

    很快,就将一套手法学会了,并且还投得很准。

    顾司乾见状,也就没有再反对她继续学,而是将自己所会的技法,全部教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