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修真小说 > 霹雳之黑海皇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意外变数
    树林激战玄嚣元神兽入体使得力量爆冲,威震四野同时力量冲击之间,苍三人也被威势击退,这时道真双秀见状也知情况危机,只得不顾昔日誓言,在运道真不二法阵。

    “巧夺无极变。”

    “弦音伏魔曲。”

    道真剑阵开启之刻,远方山峰的莫大也把握时机,内力催发拉动伏魔之曲,琴音响起同时震荡四野,森獄众人更是被琴音所摄力量被削弱三层。

    “莫大前辈已经动手了,敌方功体有被削弱迹象。”

    “可恶,这股琴音。”

    “主上。”

    受到琴音感染出身高翔族的众人心神被饶,纷纷运起功元抵抗,但摄人琴音夺人心魄,具有克制森獄功体之能,受到压制的众人一时间皆是被正道反复压制。

    “原无乡。”

    “知道了。”

    巧夺无极变开启,道真无上剑阵,在双秀运化之下四野惊走,地底之下突然冒出万千利刃直向玄嚣而去。

    “哈哈哈哈哈,这才对,这才对,这才具有战斗的乐趣,喝啊!”

    面对既来的剑雨,玄嚣也激起了心中霸王的凶性,虽然被琴音所摄,但力量却丝毫未减,长枪运化龙魂奔腾,手中更是吸纳黄泉之力,施展霸王之招回敬双秀联招。

    “轰天一击龙抬头。”

    “轰!”

    强招一出剑气横扫无数利刃剑气更是被强大枪招龙气击溃,与此同时玄嚣更是将目标直向开启剑阵的道真双秀。

    “小心。”

    “铛。”

    苍见双秀可能陷危,及时上前挡下,但霸王凶性也非苍可以完全抵挡,无匹的霸威更是瞬间震退苍数步。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你们同下黄泉吧。”

    “休想。”

    眼见玄嚣之威势不可挡,苍急忙运现道门玄功,同时背后也有双秀合力赞助内元,双方剑枪攻击再度激烈交汇。

    “铛铛。”

    “嘭!”

    剑枪交战数招之后,力量惊爆之下也让双方击退数步,而这时弦音伏魔曲也让玄嚣力量受制,加上元神兽入体没多久,还没有完全融合,体内的力量也开始一时失衡。

    “额。”

    “主上。”

    “受死吧!”

    正当玄嚣吐血之刻,高翔族也把握机会上前,欲要铲除玄嚣,但这时天空突来一道王旗降下,不仅震破弦音困阵,同时也一举击退高翔族人马。

    “轰!”

    “嗯,这是?”

    疑问之间只见巨大王旗摄入战场,而当森獄众将看到王旗上的膑字之时也猜到了来者是谁。

    “是,大太子。”

    “嗯,大皇兄。”

    “森獄皇脉的十八位皇子,玄膑不容许内斗,更不容许兄弟阋墙,高翔族退下。”

    王旗散发至极王脉獄音,同时一股异力自王旗出现,气劲一扫间顿时击退高翔族。

    “嘭。”

    “额!”

    而随着高翔族被击退,道门人马也汇聚,但在灵犀指瑕与濮阳刚逸分神之间,暴雨心奴却是持续而攻,镰刀索命一击斩下濮阳刚逸人头。

    “额啊!”

    “大哥。”

    “可恶。”

    “不可冲动。”

    苍急忙拦下灵犀指瑕,心知目前已方势弱,再开战恐怕不利,再说对方说的这个大太子也不知何许人也,但听起来似乎很强,先退回永旭之巅在做商议吧。

    “放开我,我要为大哥报仇。”

    “阙主眼下情势复杂,再战已无意义,濮阳刚逸之仇来日再报,我们走。”

    随即弦首也带领双秀等人撤离战场,而玄嚣这时也压下身体内的翻腾气海,准备带着属下离开之际却被说太岁叫住。

    “天罗子,天罗子如何了。”

    “哼,手都断了却还在惦记他,你对天罗子的感情,还真是让我嫉妒,放心人我已经放了。”

    玄嚣说完不在理会说太岁,带着属下离开回返森獄,毕竟再不回他就压制不住吐血的冲动了。

    “额,天罗子,额。”

    “师傅。”

    而这时天罗子也出现,他在不远处看到了这里激烈的光芒打斗,就过来查看,没想到却看到了自己师傅的惨状。

    “师傅,是谁,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的,告诉我,我要给你报仇。”

    “不用了,仇报仇,只会加深更多的仇,没有意义带往前往国相哪里吧!”

    “可是,师傅你的伤?”

    “无妨,国相会治疗的,玄嚣能够放了你,也真是太好了。”

    天罗子看着伤势极重的说太岁,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重伤的师傅,他怕他担心师傅会就这样离开他,在天罗子心中对于说太岁有着很深的依赖,这种依赖是师徒但更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父子之情,尽管说太岁给他的父子之情不一样。

    “站住。”

    “嗯,你是玄掣,天罗子快走。”

    太岁看到玄掣拦路,以为对方是冲着天罗子来的,急忙不顾伤势用龙刃阻挡,同时也拼命劝说天罗子离开。

    “师傅,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在这里陪你,你也是我的皇兄之一吗?你是来杀我的,那就请你放了师傅。”

    “天罗子,不准胡说,殿下,我愿意用我的死来换取天罗子,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他。”

    玄掣看着两人模样,心中好笑他并不是来杀天罗子的,尽管天罗子该死,但眼下还不是时候,杀了他只会得罪黑后,到是不利于自己的计划,同时也难以收服魄如霜这个女先天高手。

    “我对你们没有兴趣,要想活命天罗子,将国相给你的冷不防交出来,不然你们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嗯,冷不防。”

    对方所要莫非是上次在洞中国相给自己的那把武器,似乎是可以杀死森獄皇脉的武器,如此重要我到底给还是不给,万一对方得到了耍赖怎么办。

    “你在考虑什么,我的耐性是有限制的,我的目标只有冷不防,只要交出来,你们便可活命。”

    “好,给你。”

    天罗子将包裹扔给了玄掣,而玄掣打开包裹准备确认,而当他打开之后,看到一把银色匕首,同时他走感觉到了心口一股无形压力的痛。

    “嗯,这股感觉,看来是不会错了,就是它了。”

    “东西给你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哼,我说话一向算话,你们离开吧!”

    天罗子扶着说太岁,他十分担心说太岁会撑不住,他不想失去这个师傅,他需要赶紧前往玉心窝。

    “太岁,我的话依然有效,你若是想清楚了,可以来找我。”

    “多谢玄掣殿下好意,但我还是没有这个打算,请原谅。”

    说太岁说完,便在天罗子搀扶下,夸上马在天罗子的护送下离开了被战斗摧毁的场,只留下沉寂的玄掣看着这面膑以王旗,而久久未语同时也想入一些事情。

    “大皇兄,若不是我发信请求。你会出面帮十八弟吗?兄弟之间已经闹成了这样,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九皇兄啊,你真要不停劝告宣战玄嚣,今日过后玄嚣与你恐怕已经再难收手了,那我该如何抉择呢?”

    “森獄情况复杂,皇脉之争已经开始修炼燃烧到苦境,今日之战目的也成了,希望玄嚣你能够明白苦境非是一般之地。”

    自己已经发信给了倦收天等人,不需要回到永旭之巅了,温翘已经数度发信通知,也该去囚心角了,有个强力的属下在,也好比自己孤军奋战的好。

    “囚心角,位于玄黄岛不远,希望我可不要碰到他,目前的状态恐怕非是他的对手,同时也希望自己可以收服异斩魔弯这个霹雳的金牌打手之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